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郴州网 > 郴州湘昆网 > 艺术交流 > “湘昆别一支”—— 探寻湘昆的历史源流及发展脉络
“湘昆别一支”—— 探寻湘昆的历史源流及发展脉络
来源:余懋盛 作者:余懋盛 发布时间:2012/10/16

 

    “昆曲兰花艳,湘昆别一支。”不少人都有一个疑问,在五岭山区的桂阳一带为甚么有昆曲保留下来?这个现在都叫它为湘昆的剧团演的又是不是昆曲?湘昆是昆曲在湖南流传后与湖湘地方语言、文化、风土人情相结合形成的一个具有湖湘特色的昆曲流派呢?还是在湖南形成的新剧种——湘昆剧呢?或者说湘昆是流传湖南昆曲的总称或简称。另外还有一个衡阳湘剧昆腔与现在这个湘昆又有什么渊源与关系?很多疑问,甚至是公案,几十年来湖南戏曲界争论不休,众说纷纭,我今天对湘昆的历史源流的探寻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仅供大家参考。

 

一、昆曲何时传入湖南?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现在有明确记载的,应该是在明万历、天启年间(1573——1627)昆曲已传入湖南,足迹遍及了三湘四水。万历四年(1576)编刊的《郴州志》卷六,万华岩条目下,就有万历二年新任郴州知事胡汉在万历三年(1575)冬出游万华岩写的《万华岩记》可证。文中是这样写道:“自之寓郴也,朱公阳卿裳则向数称万华岩云:‘岩在郊外三十,景类天造!有石柱,卒而摇之可动;有石田,循而拾之可登。列席而坐可至数百人,盖郴阳佳景’。决策于二十八日一往,且约陈一举、李春卿及时与偕。时值冬季,积雪连日……朱公向岩布席,酒方举,一举、春卿骑至,讶其来迟,三觞之,遂顾苍头作吴歈,众更纵饮以和。”据游记记述:除“二苍头携葫芦酒”外,来参加聚会唱昆曲的还有汪世德、韩开衡,一共八人。郴州府衙一帮幕僚冬日聚会景区大唱昆曲,看来已成郴州时尚了。当然在郴州这只是一次业余昆的曲曲会,还不是专业昆班演出的记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而昆班演出记载还要延后一段时间,直到万历三十二年(1604)《中原音韵》作者龙膺(武陵人)致仕归后,在常德家中蓄有一个昆班,演出了他自己创作的《金门记》、《兰桥记》,他曾作诗曰:“腔按昆山磨嗓管,传批水浒秃毫尖。”这一时期袁中道在《游居柿录》中也记载了万历四十三年(1605)在长沙看昆班演出陆采编的《明珠记》:“诸公共至徐寓演《明珠》,久不闻吴歈矣,今日复入耳中,温润恬和,能去人之躁竟,谁谓声音之道无关性情耶!”此时在湘潭也曾有昆曲《冯京三元记》演出的记载。湖南昆曲除仕宦蓄有家班外,在明代分封的诸王府,如长沙吉王、常德荣王、衡阳桂王等藩王府都曾先后蓄有昆班,这更是昆曲传入湖南的重要渠道。

 

    到了清代,昆曲已在湖南各地盛行。康熙四十二年(1703),《桃花扇》作者孔尚任引荐好友顾彩去湘鄂西旅游,容美土司还请顾彩看了当地容美土司王府的昆班演出的昆曲《桃花扇》。顾彩在《容美纪游》中对湘鄂交界处流行的昆曲作了详细记载,他的序言说:“东塘著《桃花扇》传奇,流布至今,在当日已传播容美九峰。宴客女优恒演《桃花扇》侑酒。”他还评价容美土司王府的昆班演出,“初学吴腔,终带楚调”。在长沙已有了大普庆专业昆班,这是乾隆年间由北京南下的,到乾隆末年,长沙还开始兴办了专学昆曲的科班——九麟科班。长沙这两个昆班后来培养了一批湖南的昆曲人才。但是这些昆班的昆曲也先后被湘剧、祁剧、辰河戏等地方剧种所吸收,慢慢成为地方剧种高低昆乱中之一腔。可见昆曲在湘北、湘中、湘西经历了由盛而衰,并被逐步边缘化,所以后来湘剧、辰河戏只能凤毛麟角地保留了一点昆曲剧目。这一过程较长,也较复杂,还须更进一步调查考证。究其原因恐是水磨定谱的昆山腔难学,很难完全地方化,昆曲不似弋阳腔、青阳腔无定谱,可以错用乡语、乡音、乡乐,自由发挥空间大,容易衍化形成新腔,所以在各地形成各地高腔。在湖南就有湘剧高腔、祁剧高腔、辰河高腔、衡阳湘剧高腔等等,在江西本地也有乐平高腔、湖口高腔之分;而在安徽则有青阳腔、岳西高腔;浙江绍剧更有新昌高腔、阳高腔、婺剧高腔(还分西安高腔、西吴高腔、侯阳高腔)等等;远在四川也有川剧高腔,这林林总总五花八门的高腔都已完完全全地方化了,很难再说他们与原生态的弋阳腔、青阳腔是同一种声腔了。在我印象中这些同源同宗的各地高腔,听起来差异很大,有点各唱各调,恐怕再也无法同台演出。而昆曲就不能这样自由发挥了,数百年来有正规的昆曲工尺谱流传,念白除了丑、贴少数行当可用地方语言外,主要角色都得使用中州韵,不得错用乡语土音,非常讲究四声尖团,一切都较一般地方戏曲规范,所以昆曲很难异化变种。

 

二、湘南楚人作吴歈的探源。

 

    昆曲在湘北、湘中、湘西逐步与地方戏合流,他们不能单独成班。而在湘南则出现了楚人作吴的专业昆班长期存在的特殊历史现象。清人刘献庭在在康熙二十九年(1690)《广阳杂记》中说:“亦舟以优觞款,剧演《玉连环》楚人强作吴歈,丑拙至不可忍。如唱‘红’为‘横’,‘公’为‘庚’、‘东’为‘登’、‘通’为‘疼’之类。使非久滞衡阳,几乎不辨一字,向极苦观剧,今值此酷署如炎,村优如鬼,兼之恶酿如药,而主人之意则极诚且敬,必不能不终席,此生平之一劫也。”这是刘献庭在湖南衡阳,夏夜舟船中看岸边演出昆曲大戏《连环记》的感慨与评论。虽说话过分了点,但也说明昆曲不像高腔那样,可以不受限制地完全地方化。因昆曲已发展到很高的高度,已贵族化、文人化了,昆曲是一个流传于上层社会有大量文化人介入的国剧,条条框框很多,不可能无拘无束。即便各地昆曲出现的一点草根性与地方化的变异,也容易受到上层社会文人学士的指责与苛求,这些变化暂不探讨其优劣与否,就这些细小变化也不可能改变昆曲的基本属性。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不过《广阳杂记》这篇对湖南昆曲极为不恭的记载,也是楚人作吴歈的最早见证。说明这是一支在衡阳演出过的昆曲班社,但不是官府人家的家班,他记述的很清楚只是村优——民间的昆曲小班社。这些村优究竟从何而来?又长期生存于何处?衡阳是否曾长期流传昆曲?还是湘南昆曲在异地传承,来此巡演?尚无明确记载,暂无法查证。我个人则有个推断,认为可能与明末衡阳藩王府的变乱(1643)有较大关连,在那改朝换代的历史洪流中逃难的王府昆班最后流散民间,而保存在湘南山区某地较为可信。所以到康熙中期才有衡阳的楚人作吴歈,这昆班必于明代已在湖南流传,起码要经过二三十年的授徒传艺,才有可能形成本地人演唱有变异昆曲的昆班,而此时(1690)已离明末变乱快五十年了。时间完全对得上。

 

    明末清初昆曲在湖南各地是相当盛行的,由清曲家的曲会到家蓄昆班和江湖昆班的演出,再到本地楚人作吴歈,有个长期发展衍变的过程。湘北、湘西等地昆班相继消失后,而在康乾后由湘南的郴州、永州和衡阳交汇的桂阳、新田、常宁三县交界处罗家桥一带,却形成了现在仍保留下来的湘昆这一支。究其根源应是明天启七年(1627)桂王就藩衡州带去的王府昆班的遗响。衡州是桂王朱常赢封王之地,天启七年带着三王子朱由楥、四王子朱由榔离京就藩衡州。大兴土木,建造宫殿,成为湖南最豪华的建筑。桂王府是在雍王府的旧址上营建的。桂王府要比雍王府大得多,气派得多,占据了当时衡州府城的中心位置近1/3的面积。王府城辟东、南、西、北四门,南门为正门,门前峙立两尊石狮,其色纯白,据说来自越南河内百。储大文《石狮歌》云:“石狮拔地二十尺,对立交逵矗交陌。”足见其形制高大,神态威武。整个王府坐北朝南,中轴线由南至北依次有七进,均覆以青色琉璃瓦。中轴线东侧为家庙、书楼、3小宫、典膳所及世子府等,西侧为社稷坛、山川坛、3小宫、书堂、禄米仓、承命司等。其王府“府邸南边,附建有花园一座,戏楼在花园西南”(冯玉辉《桂王府拾零》),“笙歌之盛,不减京畿”(清乾隆刊《衡阳县志》)。王府城墙高2丈许,府内殿阁巍峨,气势恢宏,雕梁画栋,金碧辉煌,风亭水榭,情趣别致,曲径回廊,步动景移,奇花异草,蝶舞莺啼,熏风日照,王气葱茏。徐霞客称其“府在城中,园亘参半”,真可谓城中之城。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桂王不仅拥有仅次于京城的王府宫殿,还有明王朝南方最完整最强大军队。桂王府不仅设有护卫,而且衡州当地驻军调动也受桂王节制。藩王可以代表皇帝监督南方军队。明崇祯十六年(1643)八月,农民起义军张献忠部进攻衡州,桂王朱常赢重病在身,安仁王朱由楥病得也不轻,王府上下的大小事情由永明王朱由榔做主。永明王朱由榔便指挥王府人员撤离衡州、逃亡永州。后在两广建南明王朝称永历皇帝。“孔全斌副将先于城外劫典铺,桂藩即偏要妇乐并宫女二千余人,聚而蟠之,号呼震天,并宫殿付之一炬”(明·史《痛余杂录》)大西军全面出击,衡州城破,大西军攻入桂王府。大西军又迅速占领永州城。桂王朱常赢、安仁王朱由楥向广西方向逃窜。衡州陷落后,桂王府随之毁于兵燹,仅余正殿、寝宫等3处。清康熙六年(1667)三月,因紫禁城修葺太和殿,奉旨将桂王府幸存建筑全部拆卸,运解入京。至此,辉煌一时的桂王府城便灰飞烟灭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桂王府中昆曲艺人在这场改朝换代的战乱中流散民间,这些明王府遭遗弃的乐工优伶不可能留在衡阳,他们西逃途中在衡州、永州、桂阳州交汇处高山峻岭区一带存活下来。此处虽离衡阳不远,却属五岭山区塔山、大义山之间,夹有罗家桥经庙前通桂阳莲塘交通孔道,此地又邻近瑶山少数民族地区。藩王府昆班流散与此山区民间,隐性埋名,成为明末遗民极有可能。湘昆早期现知著名演员如刘翠红、刘翠美、李金富都是长宁罗家桥人和邻近的桂阳莲塘一带人。(湘昆名老艺人谢金玉、彭升兰俱为此地人)湘昆升字科班就建于莲塘。湘昆训练班花脸老师李升豪系李金富之子,自然也是常宁罗家桥人。据李升豪先生说湘昆过去只有子孙班,不招外界子弟,直到办升字科班才改变这一旧规,原因何在?有待考证,这批不对外传艺的演员祖籍是否是外来户,值得期待,有待到当地去查族谱进一步弄清。

  http://www.chenzhou.com.cn/

    这个王府流散出来的昆班,应是一个正宗昆班,你看他如今还在使用明代特色乐器——怀鼓。如果是乾嘉后才来湘的昆班,绝不会再用此乐器,此班并以演本戏为主,有所谓“三钗十八记”之说,这更体现了昆曲班社早期的演出面貌与状况。如在乾嘉后则南昆已盛行折子戏了。所以说这必是一个明代就传入湖南的昆班,他们逃出王府后,现实逼迫他们走一条自谋生路的发展道路。农忙时务农,农闲时卖艺,过着半农半艺的隐居生活,所以经过几十年的繁衍,这些外乡人终于衍化为湘楚土著。康熙年间重回衡阳故地演出完全可能。所以才会有刘献廷那段不恭的记述。

 

 

三、桂阳成了清代保留湘昆的福地。

 

    清初确于桂阳设直隶州,辖临武、蓝山、嘉禾三县,至民国才废州设县,属郴州。当地人习称桂阳州。这里水路通衡阳、长沙,陆路通粤北连州,京广线通车之前实为湘粤通衢要道。桂阳这里矿藏丰富,号称八宝圣地,开矿、冶炼、铸钱、盐运等,百业兴盛,人口稠密,城市繁华。随着地方经济的发展,文化上层建筑也随着繁荣昌盛。因此昆曲能在这里生根开花、广泛流传,是有其经济基础和文化渊源的。这里有无官宦人家的昆曲家班存在,未见有史籍记载。但清中叶以来在湘南一隅,桂阳莲塘及常宁罗家桥一带,有不少楚人作吴的昆班长期在这一带健康发展,百多年来昆班绵延不绝,受到城乡广大群众喜爱和欢迎。这一特殊现象在全国不多见。桂阳,自古文风颇盛,明清两朝皆有致士高官归里,易引入外来文化,加之地处湘南山区一隅,新学影响较弱,附庸风雅之士比比皆是,而弹腔剧种势力并未在当地形成压倒性气候,本土文化优势并不明显,对外来文化有着极大的包容性,所以在这湘南一隅终于找到了昆曲的一方乐土。乾隆年间桂阳一带集合湘昆优秀艺人成立了湘昆集秀班。五十年代后期发掘湘昆时,我团李楚池先生曾访问湘昆老艺人肖建昆,他说:“桂阳早年昆班曾叫集秀班,还到广州演出过”。这和广州乾隆四十五年(1780)七月所立《外江梨园会馆碑记》所载“湖南集秀班”相吻合。清中叶以后在湘南大地昆剧班社绵延不绝,集秀之名渐渐衍变成文秀班名,他们先后使用了文秀班、老昆文秀班、福昆文秀班、合昆文秀班、正昆文秀班、胜昆文秀班、盖昆文秀班、吉昆文秀班、新昆文秀班、九成昆班,到民国初年则与时俱进,取了些时髦班名:如昆美园、昆文明、昆世园、昆舞台等。湘昆班社常演于县城和乡镇,为了适应普通观众,他们较多演出正本。湖南昆剧虽多在乡镇演出本戏,却都是真正的明清传奇,没有什么提纲戏、搭桥戏,不似浙西的草台昆班——武义昆曲。看来湘昆是昆剧早期流传过来的正宗昆曲文班。班名都离不了昆文秀三字,当年有付对联对湘昆是很好的称誉:“文雅衣冠,当场出色;秀灵子弟,按节传神。”还称赞昆班演员“子弟子弟,三分秀气。”昆曲演员在观众中尊称为先生,演员平日多是长衫装束,手摇纸扇,一派雅士之风。到一地演出,昆班与弹腔班是两种待遇,弹腔演员只能开地铺,而昆班演员则可睡高铺。受人敬重,群众口头禅曰:“昆腔曲子高腔戏,弹腔子弟打狗屁"。可见当年湘昆是一支艺术造诣高,口碑甚佳的正宗昆班。因为他们是从王府落难的,难免自恃身分较一般江湖艺人为高。这也可从旁证明他们的身份的特殊性。清同治年间嘉禾县有位黉门秀才李雪德还弃教从艺,居然曲友下海演唱昆曲,成为湘昆历史上的名老生。这种事也只有昆曲界才有。由于他精通文墨,能邦助艺友们识字正音,诠释词义,深受同行敬重。他演出的《荆钗记》〈上路〉和《烂柯山》〈逼休〉独步剧坛。这些楚人子弟继承了昆剧优秀艺术,逐渐在湘楚大地蕃衍发展。经过数百年,与当地文化、民俗、生活融合与嬗变,并向当地兄弟剧种学习、交流丰富自己,逐渐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成为昆剧带有湘楚特色的一支重要的昆剧流派。这是一支较早走出皇宫王府、官衙豪宅,离开画堂闲庭、瓦勾栏;奔向僻村野道、垅头田间,巡回山寨村社、祠堂庙台的昆剧雅乐别动队。把高雅的昆剧艺术送到民间,他们既保留了昆剧高贵典雅的正脉品位,又突出昆剧早期质朴本色的面貌,紧贴群众,满足群众口味,他们长期以来上演了大批昆剧传统优秀本戏,故事有头有尾,缩短了与一般群众的矩离,破除了文化的阻隔,受到群众欢迎。湘昆前辈因地制宜,与时俱进,他们演出的本戏,决不粗制滥造,他们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发展创新,所有本戏都重点保留了精华折子戏,又通过必要的情节串连起来,并常年演出。老艺人回忆起来的约有三、四十本,都是明代或明末清初的昆剧传统剧目,如《钗钏记》《鸾钗记》《荆钗记》《白兔记》《拜月记》《杀狗记》《浣纱记》《义侠记》《连环记》《千金记》《西厢记》《八义记》《玉簪记》《渔家乐》《白罗衫》《党人碑》《十五贯》《祥麟现》(七子图)《牡丹亭》《风筝误》《麒麟阁》《天意图》《天缘合》《天下乐》《寿荣华》《紫琼瑶》《烂柯山》《豹翎岗》等等。而《祥麟现》、《豹翎岗》、《紫琼瑶》、《鸾钗记》、《党人碑》都是南昆较少见的剧目。

 

    民国初年以来,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湘南地处五岭通衢,兵家必争之地,首当其冲,昆剧这太平盛世的雅乐,终于难以生存,逐渐衰落。郴桂有识之士便多方努力挽狂澜于既倒。有的人把昆曲编入中、小学音乐教材,教学生学唱昆曲,保护和推广昆曲,也有人在郴州、桂阳城区组织曲社传唱昆曲。如民国二十二年(1933)桂阳湘桂印刷局石印《桂阳乡村师范音乐教材》,就编有〈琴挑〉〈藏舟〉〈佳期〉〈刺虎〉等十多折中的选曲。还有民国二十三年郴县黄楚藩为省立第三师范(郴州师范前身)编写的音乐教材《识真集》,都收录有昆曲不少唱段,由衡阳同益石印局代印出版。桂阳城里还组织起昆曲曲友拍曲唱戏的玩友会(南国曲社)。曲社建立之初为何姓富家子弟,后逐渐扩大到有教师、医生、店员、居民参加。重金聘请昆文秀班谢金玉、张宏开、蒋玉昆等名艺人教习昆曲,成为桂阳城里一时风尚。1920年(民国九年)在桂阳莲塘乡间,由昆曲热心者石驼子出资,创办了湖南昆曲解放前最后的科班——昆曲升字科班。办学六年,培养了三十多名湖南昆曲传人。他们统一命名,中间第二字一律用“”字作辈分,第三字则按行当取名,小生名为:“文、武、平、安、国”;旦行名为:“红、(后改‘兰’)花、翠、玉、香”;老生名为;“仁、义、礼、智、信、孝”;净丑名为:“雄、豪、猛、勇、刚、威、才”。这批升字科班的艺人,为湖南昆曲的传承,作出了毕生贡献。他们在旧中国的苦难岁月里,为生存挣扎,寄居在祁剧班社中继续演出昆曲,保住了这根风雨飘摇中的独苗,使湖南昆曲一脉相传,而不至作“广陵散”成绝响。

 

 

四、湘昆概念分歧之由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浙江昆剧团《十五贯》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后,昆剧成为了全国热门话题。嘉禾祁剧团中的昆曲老艺人的昆曲情结被触动,他们主动向上级文化主管部门反映,讲述了他们桂阳昔日昆曲的光荣历史,从而引起了嘉禾县领导的重视。其时正有中山大学中文系的老校友李沥清任嘉禾县文教科长,他深知昆曲的价值,便组织力量开始了湖南昆曲的发掘工程,恢复排练了一批昆曲剧目参加省地会演,后来还与浙江昆苏剧团交流演出。12月新湖南报报导了梅兰芳先生对湖南昆剧的呼吁,1957年6月民主人士程一中先生在新湖南报上发表了“重视桂阳湘昆,关心老艺人生活”的书面发言后,从而引起了湖南省有关领导的关注和重视。湖南省文化局为此拨出专款交嘉禾祁剧团,于1957年11月创办起嘉禾昆曲学员训练班,开始了抢救继承湖南昆曲的历史性工程。

  http://www.chenzhou.com.cn/

    程先生这篇《重视桂阳湘昆……》的文章第一次推出了“桂阳湘昆”这个概念,从此衍发出,桂阳湘昆,湘昆剧、桂阳土昆等多种说法,进而提出湘昆是独立地方剧种,还是昆曲流派,还是湖南昆曲的简称等等观点的争论。综观明、清、民国以来,从未见有“湘昆”提法,只有昆曲、昆腔、吴歈、昆文秀班等。这一提法程先生是始作俑者。程先生在发言中说道:“现在昆曲留下来的仅有苏昆、北昆、湘昆三个地方”。他明明说的是昆曲,不认为有一个土生土长的湘昆独特剧种。我们不能因他提了湘昆二字,就认为有一个湘昆剧了。何况他在那篇书面发言中,说法也不统一。他一会说桂阳湘昆,一会又说桂阳昆曲,还有时称为桂昆,他的概念不清晰。至于桂阳土昆连他也未曾提及,此说从何而来无可考。“湘昆”这个名词在历史上未见有此说,要说有,也只有“楚人作吴歈”。说明唱的是吴歈,是昆曲。本来采用湘昆作为湖南昆曲的简称,或把他作为昆曲一个有特色的流派来称呼,也是无可厚非的,也是毋庸置疑和符合事实的,但没有必要说成什么湘昆剧,弄得不尴不尬,为何一定要另立门户,把自已说成天下第一团。我弄不明白有何现实积极意义,自己给自己断后路,恐怕得不偿失。如果说为了要体现和强调湖南昆剧的特色,也没有必要弄出个新剧种来。完全可以在具体工作中去掌握方针和明确指导思想来解决。一九六四年湖南省委曾为湘昆正名,并正式下文将“湖南省湘昆剧团”改名为“湖南省昆剧团”。已经作出了历史定论,又何必另生枝节,硬要把湘昆从昆曲中分离出去。全国苏昆、北昆、京昆、永昆都没有各自认为是独立的剧种,为何湘昆自认非同类呢?

 

    我认为湘昆是流传到湖南的昆剧的简称。他不是地方化的新腔,不是湖南的地方戏,是从吴语地区移植过来的外来剧种,而又在湖南落地生根开花。几百年来他逐步被湘楚文化浸润,他既保存了昆曲固有的雅乐高品格,又展现了湖湘文化的新风韵。昆曲在湖南的发展之路,与弋阳腔、青阳腔在湖南的发展之路迥然不同,昆曲始终是昆曲,虽说不甚地道,但万变不离其宗,而弋阳腔、青阳腔却演变成不同的声腔了:湘剧高腔、衡阳高腔、祁剧高腔、辰河高腔。而昆曲只是有地域特色的流派,不会形成新的声腔。

 

五、桂阳剧团的变迁造就了湘昆历史悬案。

 

    升字科班参加的祁剧班社在桂阳城乡一直坚持演出到新中国成立。活在舞台上的昆曲艺人随着时代的变迁,也已渐渐凋零,仅匡升平、李升豪、袁升义、萧云峰少数人仍在桂阳组班演出祁剧弹腔和少量昆曲。当时的祁剧团实力有限,演员阵营不整,此时从郴州来了湘南前进湘剧团,两团经协商合作演出,落户桂阳。郴州班子原出耒阳、永兴的三合班,高、昆、弹三腔俱唱,是郴州新华班与新春台两班合组而成,两班长期流行于郴州、永兴、耒阳、衡阳一带。此班社后一分为二,一部分落户衡阳,一部分留在郴州,留郴州部分人员最后落户桂阳,解放后定名为湘剧,又与长沙湘剧差异较大,而另命名为“衡阳湘剧”。桂阳后来留下的湘剧团则属此派。当时湘剧和祁剧在桂阳合班后,风格各有差异,加之门户之见,双方难以长期合作,外来的湘剧演员阵营略胜一筹,桂阳本地祁剧班底只得另谋出路,转投嘉禾县成立了祁剧团,桂阳县留下了由郴州、耒阳来的湘剧班,建立了桂阳湘剧团。桂阳县这个昆文秀班的大本营,却放跑了本地的昆腔子弟,以至后来错过了湖南昆曲复兴的机缘,而为之扼腕叹息与懊悔。因此造成桂阳湘剧团、衡阳湘剧团与湖南省昆剧团争湘昆继承权的公案。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由于全国此后相继成立了江苏省苏昆剧团(1956 年10月建团)北方昆曲剧院(1957年6月建团)郴州专区湘昆剧团(1960年2月建团)上海青年京昆剧团(1961年建团)这一昆剧热潮也触动了桂阳县和桂阳县湘剧团,他们感到不可理解,也不服气,这种情绪也进而牵动了一脉相连的衡阳湘剧团,要为桂阳湘昆这块品牌的所有权而争。桂阳湘剧团历史上的班社很多,流行地区在郴州、永兴、耒阳、衡阳一带,艺人多为耒阳、永兴当地人,因为他们高、昆、弹都唱,是所谓的三合班,属花部。虽然他们也唱过不少昆曲,但不是真正的昆曲班社。杨恩寿同治元年(1862)的《坦园日记》所叙郴州观剧之记载,正是这一三合班的历史真实记录,他们只是间演几折昆曲而已,证明当日郴州演出非昆班。杨老先生没有到过桂阳,没有看过昆文秀班演出,所以在他的日记里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昆班演出记载。衡阳湘剧这一三合班多流行于衡阳之东南部,非衡阳桂王府昆班西逃永州、桂林方向,路径相反,很难交集。湘剧班社从未成立过单独昆班。《广阳杂记》所记《玉连环》该班社也未见有昆曲保留,而桂阳昆文秀班则保留了全本《连环记》。关于衡阳湘剧的起源,有湘剧老艺人代代相传的两种来源说,即苏籍官员带来的戏班说和江西商众邀来的戏班说。苏籍官员带来的戏班说,指陈明代有个姓苏的江浙人,来衡阳做官,带来了戏班,并在衡阳收徒传艺,是为衡阳本地有戏班之始。有人说,是当时在衡阳经商的江西商人从家乡邀来戏班演出,将衡阳湘剧最初演唱的高腔带到了衡阳,一些出自弋阳诸腔的剧目,至今仍保留在衡阳湘剧的传统剧目中。清乾隆年间刻刊的《清泉县志》记有:“十五日中元节……用浮屠设孟兰会,放焰口,点河灯。市人演《目连》、《岳王》、《观音》诸剧。”《岳王》即衡阳湘剧中的《岳飞传》,是传统的高、昆间唱剧目。在清咸丰年间,一些湖北汉班艺人来到衡阳,组班或搭班演出,给衡阳带来许多皮簧腔剧目,再加上本省湘剧、祁剧声腔的融入,形成了衡阳湘剧的弹腔。早期的衡阳湘剧以班社命名,如“老天源班”、“老吉祥班”等,民间统称为“衡州班子”或“衡州大戏班子”。清末民初,弹腔剧目兴盛后,又被称为“衡阳汉班”。衡阳民间也有称衡阳湘剧为“衡阳汉剧”,“衡阳湘剧”的称谓始于抗日战争时期,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定名为“衡阳湘剧”。由于郴州湘剧班社声腔多样、剧目丰富,正是花部兴盛之时,所以他们没有昆曲的衰败之忧,一直盛演不断,薪火传承。解放后他们仍然阵营鼎盛、人才济济,可以向郴州、衡阳兵分两路抢占码头。他们艺术实力确实不俗。如谭贵昌、曾衍翠、曾衍芹、曾四魁、王福梅、罗满凤、邝发田等留在了桂阳,而谭保成、罗金城、王桂枝、曹金彪、何寿生、罗冬凤等则去了衡阳,都成了两团的顶梁台柱。一九五二年谭保成、谭贵昌合演昆曲《醉打山门》,参加全国戏曲会演分获一、二等奖,可见二人艺术造诣之高。桂阳湘剧团演出剧目以弹腔剧目为主,约四百余出;高腔或高昆混演约一百出上下,多为《目连》《岳传》《西游》《南游》等连台本戏也就是湘剧的低牌子,昆弋合演之剧,真正的昆曲仅《混元盒》《麒麟阁》《党人碑》三个正本,其他《醉打山门》《曹操坠马》《思凡》《佳期》《拷红》《藏舟》《刺梁》《刺虎》《昭君和番》《芦花荡》《断桥》《花子拾金》《别母·乱箭》等皆为大路折子戏。昆曲剧目虽不多,多为大路常见剧目,但保存艺术较完整,也具有一定表演艺术特色。值得湖南省昆剧团学习继承,对发展湖南昆曲事业,形成湖南昆剧的艺术特色,有很好的学习借作用。惜当日门户之见,衡阳、桂阳兩团为争湘昆名牌效应,而与湖南省昆剧团错过合作机缘。如今他们掌握昆曲表演艺术的谭贵昌、谭保成、曾衍翠、曾四魁、罗金城、罗满凤等老艺人多己故去,艺随人失,未能及时抢救继承实为湖南昆曲的憾事。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六、嘉禾为抢救湘昆作出的历史性贡献。

  http://www.chenzhou.com.cn/

    嘉禾自从接收桂阳班子后,又吸收了一批祁剧艺人加入剧团,阵营得到充实,有所加强,特别是在开办昆曲学员训练班后,为了发掘昆曲又请来了昆曲耆宿萧建昆和彭升兰。祁剧团演员们生活虽然清贫,却能艰苦创业,演出教学两兼顾。1956年9月嘉禾县文教科派新文艺工作者李楚池到嘉禾祁剧团,组织湖南昆文秀班老艺人萧剑昆、匡升平、彭升兰、萧云峰、李升豪开始发掘湖南昆曲,记录剧本曲谱,收集史料。李楚池多次赴桂阳县找到老曲友何若鲁、何宋苏、谢宏基等收集湖南昆曲资料。嘉禾祁剧团为发掘昆曲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他们自己动手、因陋就简、钢版刻印剧本曲谱,许多祁剧艺人如刘国卿、刘鸣、朱亭刚、曹子斌等都临时改学昆曲,排演出一台台昆曲节目。终于在1957年9月赴省汇报演出了昆曲传统剧目:《钗钏记》(正本)和折子戏《武杀嫂》《歌舞·采莲》《痴梦·泼水》《梳妆·掷戟》《藏舟》《琴挑》等。其时浙江昆苏剧团带着《十五贯》,正来到湖南长沙巡演出,周传瑛、王传淞、包传铎、周传铮、朱国梁、张娴等昆曲名家,都看了湖南昆曲的特色演出,浙昆艺术家们对湖南昆曲艺术赞赏有加。开始了浙昆与湖南昆曲历史性的交流观摩。与此同时嘉禾县文教科又派出新文艺工作者李昌顺(李艺)主持组织昆曲训练班招生工作,共招收学员廿五名,演员、演奏员分组培训,学制定为三年,由李昌顺出任了首任班主任,并于1957年11月开学。主教老师萧建昆、匡升平、彭升兰、李升豪、萧云峰等。由于当时经费紧张,学员班条件很艰苦,住在破旧的义公祠,一切都因陋就简,自已动手、自力更生,学生轮流买米、买菜、自已煮饭;练功没有地毯,就在谷壳上、沙地里刻苦练功,老艺人、老师父也和大家一道同甘共苦。12月嘉禾祁剧团又参加了全省戏曲会演,他们的《武杀嫂》和桂阳的《打碑·杀庙》两出昆曲双双获奖,为湖南昆曲争了光。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进入1958年后不久,又由新文艺工作者李楚池接任昆曲 训练班负责人。李楚池原在中南海政文工团,担任长笛演奏员和音乐创作。由于他毕生勤奋好学,博览群书,涉猎六艺,自学成才,后来成为一代昆曲音乐才俊。当湖南昆剧濒临消亡之关头,他临危受命在一个偏远的小山城,在一个步履危艰的小剧团担负起抢救世界文化遗产——昆剧的历史重任。他夜以继日地从年逾古稀的老艺人口中一字一腔地记录着昆曲曲谱,亲自刻印装订,为湘昆保存了一批丰厚的艺术遗产,为湘昆新生奠定了坚实基础,在湘昆新时代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他主持的昆曲学员训练班,为湘昆培养了一代新人,终使古树吐新芽、绽新花。经过五个多月的练功习艺后,这个娃娃班便首次登台,汇报演出了《藏舟·刺梁》《议剑·献剑》《三闯·负荆》。12月下旬嘉禾昆训班参加了全省小演员会演,他们演出了《梳妆·掷戟》《醉打山门》《三闯·负荆》《三战吕布》《藏舟·刺梁》(此剧被选对外公演)受到省会文艺界好评。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1957年9月嘉禾祁剧团的艺人们,以高度的热情和对昆曲艺术事业的执着,排出了正本《义侠记》,【十三】参加了全省戏剧会演。嘉禾祁剧团的艺术家们为湖南昆曲的建团作出了历史性的卓越贡献,也作出了自已个人的牺牲。他们似黑夜中一支腊烛,燃烧了自已,照亮了湖南昆曲一代新人,他们只有贡献,没有索求。我们不会忘记当年这批老艺术家们:萧建昆、彭升兰、萧云峰、匡升平、刘鸣、刘国卿、朱亭刚、李升豪、袁升义、李新余、曹子斌、张浯海、何明翠、蒋淑芳等等……他们应该记入湖南昆剧的发展史册。没有他们当年的无私付出,也没有湖南昆曲的美好今天与辉煌的未来。

 

    在1960年1月27日,湖南昆曲在沉寂三十年后,终于枯木逢春,绽吐出了嫩蕊新苗,告别了嘉禾那座小山城,移栽到湘南重镇——郴州,建立了郴州专区湘昆剧团。 郴州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今年4月相约郴州王馗先生看湘昆后有感而诗:四月湘南润物长,年来又聚苏峰旁。吴歈存续有正脉,岭关浸萦文秀芳。”我与王先生颇有同感。我对湘昆历史沿革的分析与新推测,期望日后能进一步查证厘清。谈得拉拉杂杂,个人浅见,只是提供一点湘昆发现与发掘的基本情况,谢谢大家!

2012626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相约郴州海峡两岸昆曲交流展演
湘昆《乌石记》长沙结项 验收演出获专家赞誉
湘昆《乌石记》长沙结项验收演出获专家赞誉... “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湖南省昆剧团新编大戏《乌石记》是值得一看的,这部剧完成质...[详细]
湘昆《乌石记》全国巡演惊艳羊城戏迷
湘昆《乌石记》全国巡演惊艳羊城戏迷 8月14日晚,2017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湖南省昆剧团新编昆剧《乌石记》...[详细]
湘昆原创大戏《乌石记》长沙首演获好评
湘昆原创大戏《乌石记》长沙首演获好评 7月5日晚,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剧目——...[详细]
风雅无烟火 举投见功深
风雅无烟火举投见功深 风雅无烟火举投见功深 ——记2017湖南青年戏曲演...[详细]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2017年湖南青年戏曲演员电视大赛榜首刘瑶轩侧记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2017年...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 ——2017年湖南青年...[详细]
雷子文
雷子文 雷子文(1943—),湖南嘉禾县定理村人。 ...[详细]
罗艳
罗艳 罗艳 罗艳,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曲...[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