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郴州网 > 郴州湘昆网 > 艺术交流 > 读余懋盛《萍踪兰影》三记
读余懋盛《萍踪兰影》三记
来源:余懋盛 作者:曲 润 海 发布时间:2012/10/16

 

我国大陆有七个昆剧院团,六个院团的所在地我去过,唯独湖南省昆剧团即湘昆的所在地郴州无由一访。但湘昆的演出我却看过几次。在欣赏具有独特风格表演的同时,我脑子里始终有一个问题不得其解:地处五岭山区的郴州,怎么能有一个昆剧团?为什么湘昆的表演与北昆、南昆、上昆、浙昆不大一样?湘昆是不是一个独立的剧种?

  http://www.chenzhou.com.cn/

20124月上旬,收到余懋盛同志的一个短信,邀我去郴州参加海峡两岸昆曲交流展演活动。我十分高兴地应邀,这样我就可以圆满地走遍七个昆剧院团了。但又一想,恐怕不会让我空口去吧?要不要发言稿呢?415,懋盛同志在电子邮箱里发来整个“‘相约郴州’——海峡两岸昆曲交流展演活动安排,果然是要发言稿的,而且要求416号就发过去。我本来对湘昆没有起码的知识,对整个昆剧,过去说过一些话,多是好事者的言语,并不是专家论文。又想去郴州,又没有文章,怎么办呢?我灵机一动:这二十来年看湖南戏不少,湘昆的戏也看过几个,就从看湖南戏说起吧!于是就凑了一篇《湖南戏剧格局中的湘昆》——自然是搔不到痒处的玩意儿。

 

此次郴州行,收获颇丰。不仅看到了在北京不容易看到的一些剧目演出,看到了一些新面孔,而且对湘昆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尤其是活动结束后,收到了一本书《兰园旧梦》(唐湘音),一部书稿《萍踪兰影》(余懋盛),一篇文稿《湘昆简史》(李楚池)。他们三位,一位编剧、一位作曲、一位表演,曾经是湘昆的三巨头。他们的著作,让我知道了许多有关湘昆的知识,从而初步认识了湘昆。本文是读余懋盛同志《萍踪兰影》的印象,就说这部《萍踪兰影》。我把阅读过程中的零星感触整理为三记。

 

一记:这是一部湘昆断代实录。 郴州网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实录是历代史官对国家大事的如实的记载,是后人写史最可靠的依据。比如金史就是在《金实录》和元好问野史亭上收集整理的100多万字的《壬辰杂编》编写的。余懋盛同志的《萍踪兰影》可以说是湘昆断代实录,或湘昆《壬辰杂编》。说是断代实录,是说余懋盛记载的不是完整的湘昆史,而是他所亲历和经历的这一段实事。这样,《萍踪兰影》就具有真实的史料性,提供了丰富的信息。作为一个出身名校受过名家熏陶的知识分子,他不会违背师教。他牢牢记着董每戡先生的话:要知道做学问第一手资料很珍贵,有些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因此,他追溯湘昆之源,不是凭空推想,而是征引有据。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他引述发掘湖南昆曲最大的功臣萧建昆老先生的说法:过去我们老的昆班也叫集秀班,还到广州去演过。对照广州乾隆年间所立《外江梨园会馆碑记》所载湖南集秀班,印证乾隆年间郴州一带有了昆剧班社,而且在郴州、衡阳、零陵交汇之处的一些县形成了湖南昆曲的大本营。班社并不止一个,集秀班名气大是借用了苏州集秀班之名。清中叶以后渐变为昆文秀班名,艺人们分分合合、先后使用了老昆文秀班、福昆文秀班、合昆文秀班、正昆文秀班、胜昆文秀班、盖昆文秀班、吉昆文秀班、新昆文秀班、九成昆班等众多名目。民国初年则出现了一些时髦班社名,如昆美园、昆文明、昆世园、昆舞台等。1920年在桂阳莲塘乡间,由昆曲热心者石驼子出资,创办了升字科班。他们统一命名,中间第二字一律用字作辈分,第三字则按行当取名,小生名为:文、武、平、安、国;旦行名为:红、(后改)花、翠、玉、香;老生名为;仁、义、礼、智、信、孝;净丑名为:雄、豪、猛、勇、刚、威、才 办学六年,培养了三十多名昆曲艺人,为湖南昆曲的传承,作出了毕生贡献。1964年湖南省委下文将湘昆剧团正名为湖南省昆剧团

 

以上记述表明,湘昆源远流长,是昆曲的支脉,不是独立的剧种。这个支脉又与三湘四水沟通,因而流布地区与流布形式宽泛,不止郴州、衡阳、零陵交汇处的一些县有独立的昆剧演出,就是在湘剧、祁剧、辰河戏里也保留了不少昆剧剧目。这些昆班长年演出于县城乡镇,为了适应普通观众口味,较多演出一些明清传奇整本大戏,统称三钗十八记。这就又道出了湘昆的一个特点,即多演整本大戏。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湘昆演的整本大戏并不是永远的三钗十八记,为适应时代、地方观众的需要,他们做了大量的整理改编工作,而且绝不仅仅是余懋盛在做,李楚池、李沥青、唐湘音都在做,还请范正明等大名家来做。文革前他们整理改编大小剧目一共有56个,其中本戏27本,单折29出。他们也新编历史戏,《雾失楼台》、《一天太守》、《湘水郎中》,便是近二十来年的代表作。他们尤其热衷于演现代戏,剧目则来源于三个渠道:改编、创作、移植,更看重从其它艺术品种改编,《女飞行员》的成功,就得益于改编。他们有自己的音乐家,好些新编剧目套不上南北曲,他们就用昆曲音乐素材自行度曲,有一种不是而似的效果,使得湘昆牢牢扎根于湘南沃土。

 

湘昆毕竟是一个地处湘南山区的剧团,它不能和北、南、上、苏、浙相比,就经济条件而言,与永昆也不能相比。无论是哪类戏,他们都看重演出,到长沙参加调演、会演、展演后总要一路巡回演出回郴州。他们经常到广东、广西一些地方演出。他们排戏往往是在演出过程中,在外面演出一阵子后,才回到郴州公演,因此湘昆的剧目总给人一种新鲜感。这些也都是湘昆与众不同的地方。为了坚守兰园,也为了剧团生计,他们始终坚持着顽强的艰苦拼搏精神。建团第一年,全团45人,青年演职员工资分五等,最高29元(一人),最低只有18元。演出的戏服,买不起正规的绣花品,先以印花布蟒靠代用。当年就演出72场,每场平均135元,共收入9466元。预算拨款加演出收入,除去支出,还有结余。 郴州网

 

余懋盛的实录中,还记载了不少从领导人到艺人的名言。如陶铸在中南区会演时,看了由三人戏压缩成两人戏的《腾龙江上》后,专门参加了座谈会。笑着说:湘昆《腾龙江上》这个戏,我看非常完整,完整得像只鸡蛋,既挑不出缺点,也看不出优点。直率而有深意,是一种善意而绝妙的批评,这样的批评现在听不到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又如陈毅认为,《百花记》改好了可以与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美。舞台剧本与文学剧本是两回事,演出剧本是要给人看,就要看懂。即使名剧应该允许整理改编。

 

文化部艺术局副局长俞琳说:昆曲的价值不是经济价值,而是民族文化的价值。我们要认识昆曲的美学价值。我们要研究继承什么?如何继承?

 

吴伯教授对昆曲遗产的估价,精辟地说:昆曲有两笔遗产:一是文人遗产,二是艺人遗产。文人遗产很难在舞台上演出,只有通过艺人反复整理丰富才能演出。昆曲表演体系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这是好的遗产,应该继承下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周传瑛对手眼身法步的说法是:手眼身法步,主要是眼与步。步是基础中的基础。基础不牢固经不起风吹浪打。上台有没有台风?全在两条褪。两腿对了,步稳外形不会错,眼睛对了,内心感情不会错。

 

王传淞说字正腔圆:我们昆曲用中州韵观众听得懂,才保留了各地昆曲,不过中州韵不要改成了普通话。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此书我称之为湘昆实录,贵在资料性,原真性,因此有些涉及到其它剧团、单位、个人的记述,也会由于站的角度不同,见仁见智,说法不一,说不定会引起一些误解甚至不快,却也需要细加斟酌。

 

二记:这是一部散文与诗词编织的心曲

 

在学校读过文学,受过古典诗词、戏文熏染的知识分子,不少人有一种习惯乃至怪癖,遇事手就痒痒,不免即兴吟诗填词,抒发感慨。余懋盛同志出身中山大学中文系王季思、董每戡门下,就不仅是习惯与怪癖,更是一种过硬的功夫了,算得一个典型。他遇事必有诗词咏叹,究竟有多少,不得而知,仅就《萍踪兰影》里引述的,我粗略地数了数,就约有140首,其中律绝古歌行体约30首,其余均为词曲。而且词曲中,有许多是较长词牌,有的还是押入声韵的,对于没有了入声字的官话区的人来说,实在是勉为其难,必须下功夫硬记死背。不过余懋盛能把宋词、元曲、明清传奇那么多词牌都能记下来,记一些入声字,自不在话下。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他的这140多首诗词曲,内容十分广博,看戏的感受,创作的甘苦,成功的喜悦,挫折的苦恼,闲居的惬意,师情的敬重,友情的深厚,亲情的欢乐,自我的剖析,陶醉自然,吊古伤怀,随兴写来,无限真情无不从他的笔端流淌。有时候他把这真情也流淌给师友亲朋,有时候则自顾自地写下来。封闭起来,或许给最亲近的人偶然看看,或者只是给自己留作备忘录。

 

无论是记事、描写、咏剧、赠答的诗、词、曲、文,都充满了人情味,随时写来,毫无拼凑之嫌。他给好多人写了诗词。年轻娃娃们要成材,需要给他们写戏改戏,需要为他们延请名师授艺,不管他做了书记、团长,还是单纯的编剧,他都以育才、提携后进为己任。传字辈老艺人沈传芷、周传瑛、郑传、方传芸、邵传镛、王传淞、周传沧、王传蕖,以及张澎,为湘昆青年演员传艺,他都写了词曲,加以记载、颂扬、致谢,真个是:泊一生成与败,撇不下兰苑憧憬。笑落魄戏痴,大梦未醒,惬意逞心。然而在《萍踪兰影》里,却没有看到他给女小生郭镜蓉写的诗词,只记载不断地替她给北昆名家白云生写信,然而正是她在劫难时期,做了他的夫人。那婚礼却写得极有情趣:

 

洞房就是我的十几平方的斗室,多感谢序干把两张小破床,修好拼成幸福双人榻,外加书桌两把椅,再无长物可排场。床上被褥,新旧搭配,却也简朴大方。朋友们的贺礼只这几只玻璃杯、两本红宝书稍添一点红色,聊显春光。我们在李楚池家品尝了美酒佳肴,才双双自动入洞房,多亏了雷子文的巧妙安排,贺喜的人只有手持铁槌,敲敲打打,才能把核桃的美味尝,的的笃笃、噼噼啪啪代替了爆竹声声满走廊。闹房的人口嚼长甘蔗,甜甜蜜蜜,喜气洋洋

 

至于长期和他搭档的音乐家李楚池,他的评价是极高的,感情是极深的。请看他对李楚池的描述: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李楚池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文质彬彬,书卷气很浓,对人诚恳热情,谦虚好学。后来我们在一起工作后,他一有空就向我介绍湘昆的情况,毫无保留,坦承相告,对我信任有加。他对昆曲事业热爱的拳拳之心令人敬佩,他与昆曲是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对昆曲艺术的痴迷,也深深打动了我,我们很快成为了昆曲艺术的同路人,也成了知心好友。几十年来我们两个真是词离不开曲,曲离不开词,谁也离不了谁。湘昆大量剧目都是我们两人真诚合作的结晶。从《渔家乐》到《牡丹亭》;从《连环记》到《宝莲灯》;从《女飞行员》到《烽火征途》;从《苏仙岭传奇》到《雾失楼台》,我每一步都是与他同行。毫不夸张地说我们两个是湖南昆剧起步初创时期的最佳拍挡,真正成为了刘殿选团长的得力左右手,……这种敬业精神令人敬佩。他多才多艺,琴曲书画件件精通。他是个有家室之人,拖儿带女,工资也不高,家庭生活比较困难,但他一心扑在昆曲事业上,从不提困难、提要求,克己复礼,安贫乐道。他心爱的两个儿子都用他心爱的昆曲事业的字来取名,长名于昆,次名幼昆,其痴心可见一斑

 

对导演陈绮霞,他则始终称她为老师,在一段记述里就反复称:她是一位不知疲倦、热情奔放的好老师可见陈老师艺术功力之深厚陈老师的创造性吸收湘剧表演艺术精华,丰富了昆剧的表演艺术,功不可没等等。 http://www.chenzhou.com.cn/

 

余懋盛同志的描写、刻画环境、景物的笔力很高、很细,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心地,感触到他的情怀,与他一起享受欢愉,感受苦乐。请看这一首【六州歌头】及其小序: 郴州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小女儿映子也不经意地来到了人间。她比姐姐哥哥出生时幸运得多,姐姐是在父母过着提心吊胆的风云动荡的日子里降生,哥哥也是在父母被贬逐的流离岁月中艰难出世,只有她是在父母心安理得的平稳生活中安祥地降临人间。因此信笔涂鸦,填了一首【六州歌头】抒怀:

 

程往事,都是天边云。随风去,悄无影,寂无声,懒追寻!春梦乾坤远,烟飘散,水流尽;兰苑里,枝枯断,叶凋零。落日山村,戴月明星数,万里无尘。喜如花美眷,又添一千金,弯眉亮睛,慰痴人。

 

看桌上书,袋中笔,空摆设,度光阴。春花艳,夏蝉鸣,秋月皎,冬雪晴。偷享天伦乐,逗娇娃,快赏心。山乡夜,喜聆听,空谷音。休怨天涯落魄,早忘却昔日斯文;纵报国有志,请缨已无门,自赏闲情

 

从那个史无前例的年月过来的人,除了当时既得利益者,大都有这种感受,这种能嚼出淡淡的苦味的欢乐。而惜黄花慢】及其小序则纯是一种对湘南自然风光的陶醉: http://www.chenzhou.com.cn/

 

黄泥堡四周都是峭壁悬崖的石山,嶙峋险峻,山上都是竹林,郁郁苍苍,这里有一种阳刚之美,豪放之气。而他们的田土都在幽谷深山里,与那些一望无垠的平坦田园之地相比,别有风情韵味,我们这些搞文学艺术的来到这里,难免有点心驰神往之感。走在那高山深壑间,曲径通幽处,则透显出另一种阴柔之丽,精灵之韵,奇山异石,颇有几分神秘感。这里的自然条件真个是:山高水远能题咏,竹林茅舍堪画描。故填【惜黄花慢】记之:

  http://www.chenzhou.com.cn/

望黄泥堡,正壁峭,崖下三江环抱。石坦雄踞,碧波摩云探潮,一叶扁舟飞棹。江边风景果然妙!大江水、群峰影倒。瓦窑过、纵横千里,浪骇涛啸。   奇峰怪石险坳,谢天赐、片片竹林进宝。深谷幽居,春夏秋冬鱼米,高山流水花草。只求天下农家乐,风调雨顺丰年好。且登高,竞风流蓬莱岛

  郴州网

再看一段他对下放农村养鸡之乐的精彩描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塔下村是依山而建的一个小村落。靠山临水,雪天远望,一色小户人家,玲珑剔透。这里没有繁华喧闹,只有素雅宁静,她偏处山间一隅,别样风情。我真喜欢上这朴实无华的安祥。我暇想着古人归隐田园之乐,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何等自由自在!苏东坡也曾有爱鹅之趣,我这个归隐的现代落魄书生,也想找点乐趣。所以每逢赶圩之日,我便到圩上选购鸡去,大鸡、小鸡、公鸡、母鸡,喜欢的便买了回来圈养,养公鸡可领略斗鸡之悦,养母鸡则有下蛋之喜。有天圩上我买到一只稀有的九斤黄大母鸡,又碰巧达遇上一只十斤大的黑公鸡,我不惜高价把他买下。这下我便给这对大种鸡来了个《拉郎配》,决心繁殖一窝大种洋鸡,作点养鸡实验。从此便开始了这山村养鸡之乐,俗是俗点,倒也实用,可饱口福,更为镜蓉十月怀胎加强营养,虽不想排甚百鸡筵,却能熬烹真正的土鸡汤。前辈先贤,雅人雅趣,我这后辈不肖,只能俗人俗乐

 

欣赏着余懋盛同志这些精彩的段落,我不免奇想:如果他没有上昆曲这条贼船,而是当了作家,专门写了散文,大有可能成为当代的孙犁、秦牧、杨朔。可惜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

 

三记:这是一部戏曲人生的编年纪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萍踪兰影》是余懋盛同志的戏曲人生编年纪事,按时序共由九部分组成,即:《沧海桑田古瓷都——童年旧影》、《栉风沐雨太白园——时代新潮》、《峥嵘岁月喜成悲——校园风暴》、《沦落江湖苦作乐——艺海微波》、《吴水楚山终是梦——兰圃春秋》、《雾失月迷疑无路——田野风雨》、《柳暗花明又一村——兰苑晨曦》、《拨云见日谱新章——昆坛风光》、《夕阳无限赋闲云——花间晚照》。反复读过后,看到了他七十八年的踪迹:看戏入世,读戏成材,务戏展才,因戏得祸,别戏闲情,痴戏难改,品戏抒怀,昆戏终老。

 

他的记述不厌其详,不厌其烦,除了相关家人和校友部分外,全都是相关戏曲的,主要是相关昆剧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余懋盛同志出生在江西景德镇,在描写了迷人的景德镇瓷都风光和悠久历史后,就写清朝雍正年间派驻御窑厂的督办大员唐英,说他既是个陶瓷专家,还是个剧作家,他还带来一个官家昆班到镇上演出,他非常喜爱中国传统地方戏曲。上有官府的提创,下有群众的喜好,当时景德镇的戏曲活动很繁荣。接着写他在乡下三宝篷躲避日寇时,跟着他那从小讲传的嫡传师父——姨曾祖母七天七夜看戏。说她既爱看戏,又非常懂戏。不甚明白的地方,便向姨曾祖母刨根掏底,她老人家则不厌其烦地一一解答。他说这是他的戏曲启蒙教育。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由于他读过两年私塾,背过之乎者也,呜呼哀哉,读了许多家藏的古书和现代书,所以他入小学是直接插班三年级,没有毕业就以肄业的资格升入初中。在中学更爱看戏,爱参加文娱活动。这样高考时就很自然地报考了中山大学中文系,投在王季思、董每戡门下。所以我说余懋盛同志是看戏入世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大学当然主要是读书,读文学、语言学,更读戏曲文学,成了王、董二位教授的得意门生,每逢看戏,二位教授都要叫上他,就连双目失明的陈寅恪去看戏,也要叫上他,让他做翻译,更把客厅提供给师生组成的京剧团做排练场。渔懋盛在中山大学打下了扎实的古典戏曲的根基,本拟留校作董每戡的研究生,不料在反右时与董划不清界限,取消了预备党员,给了留团察看处分。留不得校,回不得江西,只好流落湘南五岭山区的郴州,做了师范教员。他的戏剧天分和才能,很快就被发现,由文工团而湘昆剧团,终于露峥嵘。从此上了湘昆的贼船,始终不下来,虽然文革被赶下河海,不久就又被好心的艄公拉上船。心甘情愿、死心塌地、无怨无悔、倾尽心力,从而事业有成,功在昆剧,好人好报。所以我说他读戏成材,务戏展才,因戏得祸,别戏闲情,痴戏难改,品戏抒怀,昆戏终老。

 

说《萍踪兰影》是余懋盛同志的戏曲人生编年纪事,就是说这本书不同于一般的回忆录,他所记的,都是与戏相关的。就剧目而言,有看过别家的,团内演出的,林林总总,书中绝对能数出数来。

 

就相关的戏人而言,有老师、尊长、戏友,为数甚多,要者如王季思、董每戡、陈寅恪、石凌鹤、流沙、范正明、刘殿选、萧育轩、萧建昆、李沥青、李楚池、陈绮霞、邓亦文、邓兴器、胡忌、郭启宏、傅雪漪、传字辈昆剧老艺人,大中学的同窗,以及那位初恋的伊人,都是多处提起、描述,对他们的感恩、谢忱、怀念、愧疚,与他们的合作、往来,无不染着深深的感情色彩,溢于言表,流于纸上。

 

就相关的戏曲活动而言,全国、全省、全地区凡涉及有昆剧的各类调演、会演,昆剧单独的传习、交流、讲学、研讨,只要他参加了,都有详细的记述。在这些活动中,我们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就他在这些相关活动中的作为,我把它称作务戏,更是方方面面详加记载。改编、创作、移植,访谈、搜集、抢救、保护、传承,品评、建言、推介,无所不为,他确实是一位多面手。这所有的作为中,改编、创作、移植是重头。我从《萍踪兰影》中初步扫描了一下,他改编创作的剧目就有:改编的传统戏《渔家乐》《牡丹亭》《还我河山》《宝莲灯》《畲赛花》《赠书缘》《假金计》《连环记》《夜珠公主》《白兔记》《秦琼反潼关》《党人碑》《关公斩子》《交印刺字》《杨八姐闯幽州》:创作移植的古代戏《苏仙岭传奇》《千种风情》《雾失楼台》《王昭君》:创作移植的现代戏《山村奇案》《腾龙江上》《烽火征途》《逆风劲草》《女飞行员》《丰收之后》《阮文追》等,共26个,都是昆剧。其余舞蹈《红薯丰收舞》、歌剧《古林风云》、湘昆座唱《清华参军》《教育成长》,仅有四个。虽然他的导师董每戡先生建议他把昆剧经典改调歌之,改成地方戏,他却没有尊师教,反而把赣剧的《渔家乐》,改成了昆剧。他把散乱的单本、片断整理改编成整本戏,也曾奉命把三个演员半小时的戏压缩成两个演员一刻钟的戏。这些剧本大都演出了,有的效果相当不错,连演几十场上百场,过一阵子又能拿出来演出。有的剧本修改过不止一次,终于成为湘昆的保留剧目、代表作,如《白兔记》《雾失楼台》《渔家乐》《连环计》《女飞行员》《夜珠公主》等。50余年30个剧本,可不是个小数!要知道在舞台上成一个戏,比写一篇文章难得多。个中甘苦,只有设身处地干过这一行的,才能体会得到。

 

为什么他愿意做为人作嫁的移植工作?因为他懂得观众看戏有一种喜新厌旧的习惯,他又深知处在湘南五岭山区的湘昆,观众除了郴州以外,还有粤北、桂东北,以及湖南广大基层。因此湘昆必须有一个大肚,能容纳外来剧目。他们移植的剧目大部成功,为他们直接创作演出现代戏踩出了道路。这是其它昆剧院团很少见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余懋盛务戏中,还耗费了他不少精力,去推介,打前站。他不像大院团的编剧,他经常随团走台口,在演出过程中写戏,改戏,排戏,那份辛苦国家大院团的编剧是感受不到的。

 

《萍踪兰影》记述了余懋盛和他的尊长、同事们务戏的成功与失败的许多欣慰、感慨、感奋、遗憾、尴尬、无奈,请看几段语句: 郴州网

 

要搞(改编《牡丹亭》)你就不妨改调歌之,人家的要求就不一样了。汤老夫子是你们江西戏剧的老祖师爷,他自己既写剧本又当导演,他的《牡丹亭》并不是给昆曲写的,……昆腔的演出也是根据汤老夫子的原本改调歌之的。(董每戡语)

 

他(王季思)平日教导我们做学问一定要具备丰富的知识,掌握丰富的材料,要做扎实的基础工作,要有科学的研究态度,严谨细致的研究作风,还要耐得住寂寞,才能从不知到知之;要靠日积月累,没有捷径可走。

 

他一个南下的东北人,为江西的戏曲研究作出了开基创业的贡献,虽然我常听一些研究戏曲的同行们善意笑他:在流沙看来天下戏曲出江西。’”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体会到中国的戏曲主要区别在音乐和语言上。

 

如能为昆曲的发掘尽点力,纵然是可堪孤馆闭春寒,默默无闻也在所不惜。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他(李沥青)为人谦虚谨慎,从不张扬,……任职总是副职,副县长、副院长、副团长、副市长。别人是副职却都省去字,直呼某某长,唯独喊他,总不忘把那字加上,几十年到哪里都是这样,大家都习以为常。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在多次交待和批判之后,终于决定将我也送下乡去,交贫下中农监督劳动改造。幸好照顾我到鲁塘同祥圩与妻儿团聚,真是天恩浩荡!大会宣判之后,我心如春潮涌动,顿觉冬去春来、希望萌生。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也曾认真反思过,越反思越胡。清人郑板桥说:难得胡,今天的我却要说:容易胡’……过着这莺啼柳上迎朝日,燕掠花间带晚风的生活,多好、多惬意!免去了多少烦恼。常言道:事能知足心常惬,人到无求品自高!’”

  郴州网

湖南昆剧的土壤还是很肥沃的,一有机会她就能冒芽,……所以我利用手中这点小权利,暗地扶植一下这棵被摧残的昆曲嫩芽,也是情理之中。

 

(《王昭君》)布景、服装、导具量身定做,焕然一新。也正因为如此豪华装备,不利于我们出外巡演出,满台大实景,特制的大导具,运输起来非常困难,演出成本太高,……所以后来一直未能再演出,而无形消失,我一直深感遗憾。

 

人生路上总会有得有失,一切都随缘吧。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书呆子的建议只能空谈一阵,无疾而终。天下之事,多少无奈!逼得人得过且过。

 

敢于面对人生,注意到写人,敢于揭示人的心灵,写出了他们的七情六,不再写意念中的人,而是活生生的人,也就是老生常谈的写人写情。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从概念出发塑造的人物,必然行动虚假,形象苍白,不甚可信。

 

剧团租下了北湖公园的水榭,办起了水月洲乐园,投资建起了水上舞台,开展以副养文的经营活动。,每晚组织演员、乐队演出小昆剧和轻音乐小节目,夜夜笙歌,湖光倩影,倒也人兴财旺,颇受好评。当日也算新潮吧,不过昆曲如此改革,是福是祸?是对是错?实在不好说!只好随波逐流。时髦说法叫:摸着石头过河 郴州网

 

看了《萍踪兰影》,看了这些语句,看到了他真切的戏曲人生与心曲,也能给戏友们以及长官们一些启示、借鉴与思索。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2012529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相约郴州海峡两岸昆曲交流展演
湘昆《乌石记》长沙结项 验收演出获专家赞誉
湘昆《乌石记》长沙结项验收演出获专家赞誉... “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湖南省昆剧团新编大戏《乌石记》是值得一看的,这部剧完成质...[详细]
湘昆《乌石记》全国巡演惊艳羊城戏迷
湘昆《乌石记》全国巡演惊艳羊城戏迷 8月14日晚,2017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湖南省昆剧团新编昆剧《乌石记》...[详细]
湘昆原创大戏《乌石记》长沙首演获好评
湘昆原创大戏《乌石记》长沙首演获好评 7月5日晚,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剧目——...[详细]
风雅无烟火 举投见功深
风雅无烟火举投见功深 风雅无烟火举投见功深 ——记2017湖南青年戏曲演...[详细]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2017年湖南青年戏曲演员电视大赛榜首刘瑶轩侧记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2017年...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 ——2017年湖南青年...[详细]
雷子文
雷子文 雷子文(1943—),湖南嘉禾县定理村人。 ...[详细]
罗艳
罗艳 罗艳 罗艳,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曲...[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