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郴州网 > 郴州湘昆网 > 学术探究 > 田汉、田家与湘昆——第一章 你从哪里来(二)
田汉、田家与湘昆——第一章 你从哪里来(二)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 作者:张式成 发布时间:2017/8/10

 

刘凤官,湖南郴州人。丰姿秀朗,意态缠绵; http://www.chenzhou.com.cn/

歌喉宛如雏凤。自粤西入京,一出歌台,即时名重。

——《燕兰小谱》

 

不间断地进入,不停歇地流传,不休止地演唱,待等清初著名学者刘献廷来到湘南,这里已是昆曲半壁江山。刘献廷,直隶(北京)大兴县人,别号广阳子,19岁时因父亲过世,举家南迁;他大部分时间居于苏吴,曾至京城参与《明史》《一统志》修纂。后游楚湘,康熙年间寓居衡州、郴州朋友处;著人文地理著作《广阳杂记》。


书中提到他1694年春节抵达郴州,发现郴州人酷爱看戏,“往东塔街观剧”,“观郴郊之剧”,“立观村剧”,“优人为目连剧”。夏天,他被人请上舟船,饮酒看戏,很是客气一番。本来,这是一桩雅事,坐一叶小舟入燕泉河口,面向岸上的戏台(此处后扩为戏院),饮美酒观昆曲,看的是长戏《玉连环》。不过,这是主人一厢情愿,戏班子是村民自娱自乐结社登场,而酒也没酿出味道色香。刘献廷是地理、语言学家,专注于学术,又长期居于苏州,对昆曲有较高的欣赏心理,实在要看戏,势必慎选挑剔。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锣鼓开场后,他心中暗暗叫苦,抱怨:“楚人强作吴歈,丑拙至不可忍,如唱‘红’为‘横’,‘公’为‘庚’,‘东’为‘登’,‘通’为‘疼’之类;又皆作北音,收口开口鼻音,”他说如果不是已经滞留衡阳一段时间,几乎一个唱词也听不清。而“余向极苦观剧,今值此酷暑如炎,村优如鬼,兼之恶酿如药,而主人之意则极诚且敬,必不能不终席。此生平之一劫也。”读他这一段认真而诙谐的描绘,直如身临其境,对江村自乐的戏班与好客一根筋的主人,笑得泪花难忍······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中国戏剧史上,《广阳杂记》中“楚人强作吴歈”的情节,成为昆曲界、戏剧学院的经典教材;作为现代戏剧运动奠基人、戏曲改革先驱者田汉的了解内容;还有吴梅、周作人、季羡林等大师,周怡白、董每戡、顾笃璜、吴新雷等专家研究引用的可靠史料;也是作家创作的出彩片段。如报告文学作家杨守松的长篇《大美昆曲》,第一页即引用此趣味故事及万华岩唱昆。


实际上,刘献廷文章传递的信号非常强:明末清初昆曲已遍播郴州、衡阳,甚至湘南的山岗河畔,爱好戏剧的农民成了昆虫“村优”,竟然不知深浅霸蛮演唱,戏迷也不管是否规范?反正总得听懂,不用本地方言念白吟唱,怎能一解耳目之馋?这一变通,戏迷“立观村剧”,攒劲鼓掌。湘楚乡民爱挺拔高山的刚强,苏吴观众爱秀媚池水的明艳;饱汉应该理解饿汉,若要楚人全盘接受柔美到滴水不漏的拖沓哼腔,他反而会感到“强作吴歈”、要他小命一样。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从另一角度来看,高雅唯美的昆曲,从虎丘昆山飘来南岭湖湘,拗不过人们的参与热忱,早已放下吴侬软语的贵气身段,在楚南融合为通俗、风雅、稚拙、活泼的可爱模样。


另一个信息,极为重要。郴州、湖湘抑或苏州、南京,乃至全国戏剧界,都不太知道。清初湖湘、南岭的戏剧文化氛围,渗透到清中期的衡永郴桂道,终于产生神级变化,脱颖而出一位京都的名优骄傲。此人出生郴州老街上,幼年入行,青少年时风靡本土、湖湘,蜚声粤桂;在徽班进京前,早已亮相京城梨园,高挂戏份牌,风头一时无双,戏迷崇拜其人,颇似近代戏虫迷恋梅兰芳。乾隆年学者吴长元的《燕兰小谱》,有这个神秘艺术家的史料收藏。 郴州网


“燕兰”即燕京兰园,世人以国之香草兰花隐喻名演员;《燕兰小谱》的书名,使人联想起梨园花谱中女伶的兰姿燕语、婀娜身段。可是相反,康乾时两禁:官员挟妓,女伶入城。康熙朝竟认为女伶“名虽女戏,乃与妓女同”,会迷惑官员,故禁止入城;乾隆朝继续禁令,范围扩至京城以外地方;因此京都戏台只能由男优扮女角出演,《燕兰小谱》即介绍男性旦角、讲述燕京梨园镜像,及士大夫同优伶的关系情状。这类著作称“花谱”,叙述演员表演特色等;用形容女性的阴柔辞藻,描绘男旦的美媚姿态,流露出暧昧心理甚至爱慕心态;它泄露出社会历史的真实一块。


http://www.chenzhou.com.cn/

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辉煌,在“康乾盛世”,繁荣的经济助推了文艺兴旺。乾隆朝廷专设南府,主管宫中戏剧会演,如此至高无上,影响整个社会的戏剧情结腾腾高涨。从《燕兰小谱》对乾隆癸卯年(1783)燕京演艺界的统计来看,小谱大观,别的角色不讲,荟萃64个名旦。这些个大腕,往戏台上一站,大清国花枝招展,富丽堂皇。


前文所说神秘艺术家的史料,就在这百花丛中典藏:“刘凤官——萃庆部,名德辉,字桐花,湖南郴州人。丰姿秀朗,意态缠绵,歌喉宛如雏凤,自幼驰声两粤。癸卯冬,自粤西入京,一出歌台,即时名重,所谓:‘飞上九天歌一声,二十五郎吹管逐’,如见念奴梨园独步时也。都下翕然以魏婉卿下一人相推,洵非虚誉。是日演《三英记》,无淫滥气象······。”


http://www.chenzhou.com.cn/

这些溢美到极致的形容词话,引人不思美酒香茶,要亲眼一睹刘凤官刘桐花。是的,确是人美貌佳。不过,那是在台面上,卸了妆,暴露的是男儿本相。工旦角的郴州人刘德辉,艺名“凤官”,字“桐花”,这事放到今日肯定会引人哂然一笑。然而,刘凤官字号可乐,艺名倒并不可笑,“凤”即“凤求凰”的凤,“凤”属雄性,“官”即“官人”的“官”,男性,没有骗人。只是“桐花”确实带着笑点,但那是梨园规矩,难道旦角字号取“龙虎”不成?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籍大旦刘凤官,乾隆癸卯年(1783)甫一出场,震动京都梨园,像唐天宝年著名歌女念奴独占鳌头那样;戏剧界一致推崇褒扬:燕京前有秦腔大腕、川人魏长生(婉卿),后数湘楚名旦、郴州刘凤官(桐花)。其意态歌喉、丰姿秀朗,撩动《燕兰小谱》作者心房,禁不住一气连撰七绝4首,拼命捧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流水行云兴若何,相逢无那逗情波。娉婷却胜如花女,不事施朱著粉多。

帝里新夸艳冶名,粤西声誉早铮铮。王陈刘郑超时辈,独许儿家继婉卿。

一剧张三认老婆,笑嬉怒骂尽都庐。卯金迁客欣相赏,只把文情拟大苏。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乍订鸾俦意已谐,反供作合巧安排。怜依未遂同衾愿,竖肉何时補缝来。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作者夸刘凤官不用化妆就胜过如花女,娉婷艳冶超过同辈四大名旦,继魏长生之后,就是他独领梨园风骚;还赞他以假乱真,扮人妻嬉笑怒骂,如同苏东坡笔下刁蛮的河东狮吼。总之,什么旦角都能演,通篇不吝溢美语。


但是,刘凤官在梨园萃庆部,具体演唱哪个剧种,《燕兰小谱》却没有讲。其时因达官贵胄、文人雅士的带动,京都民众痴迷昆曲,捧为“雅部”就是昆腔,即奉昆曲为雅乐正声。而把进京的地方戏统称“花部”,轻视为“乱弹”之腔,即京腔、秦腔、弋阳腔、罗罗调、二黄调、梆子腔。《燕兰小谱》透露,萃庆部也能唱昆腔。于是后世一些学者纷纷乱弹,说乾嘉年间京城梨园名旦、郴州刘凤官,唱弋阳腔、梆子腔、京腔,或秦腔,甚至不由分说安他一顶魏长生徒弟之冠。


然而,陕西专家详考《秦腔》传承谱系,魏长生并无徒弟名凤官。况且自幼驰声两粤”的刘凤官,除了在岭北家乡早成名旦,在岭南两广无限风光;刚唱进都城,便“如见念奴梨园独步时也。”而他“自粤西入京,一出歌台,即时名重,”说明他对花部诸腔都能搞定,对雅部昆腔也能适应,此话怎讲?


乾隆五十年(1785),刘凤官进京两年,正大热都城;宫廷颁布谕旨:燕京只许演昆、弋(弋阳腔流变的京昆)雅部戏曲,花部各腔一律禁止!因此民间演出,也生旦排场以昆曲为主,热闹排场用京腔。但是昆曲唱词虽美却过于阳春白雪,用典过多却难为下里巴人,音乐虽雅却节奏太缓,它适合有钱有闲有素养的小众,而少钱缺空闲低文化的大众,更愿意观赏通俗紧凑接近平民命运的戏剧。于是地方戏班乘势而入,你禁我避,你走我来,或一边演昆曲,一有机会就演乱弹,展开拉锯战。现代京剧四大名旦之程砚秋先生,撰论文《秦腔源流质疑》,就以“湖南郴州一人”刘凤官等为例,分析“这些虽不能认为都是带艺来京,但也决不可认为是同一种的班社,”即说象刘凤官这样的名旦,是由各班社礼请挂牌登场;所以,他能左右逢源,昆乱不挡。 郴州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燕兰小谱》作者所提观看刘凤官演《三英记》,昆曲、京剧都有此戏,系同名小说改编;“······今凤官扮桂英,······因忆小说中吴汝玉所欢凤娕相谑,举物视之,凤曰:‘竖肉耳。’吴曰:‘非此何由補’之语以调之。‘竖肉’,吴音同汝玉;‘缝’,谐音凤。”从这段话和他第4首诗,可看出,刘凤官的扮相与用吴音演唱,引起作者联想到小说情色。那么,既能演昆曲又能唱弹腔的郴州名旦刘凤官,究竟是以哪一两种戏剧为主? http://www.chenzhou.com.cn/


翻开大型工具书《辞海》,眼睛随指尖落到“祁剧”条目,见其释义:“祁剧,也叫‘祁阳戏’,戏曲剧种。流行于湖南祁阳、邵阳、零陵、郴县、黔阳一带,有四百余年历史。以唱高腔和南北路(皮黄)为主,兼唱昆腔,音调高亢······。”这就对上了,祁阳剧与花鼓戏、湘剧等不一样,其根基地湘南,延伸向两广。它数百年的门墙,引郴州刘凤官幼年入行,兼带也唱昆腔。


揭开祁剧历史奥秘的《祁阳剧》华章,由三十年代京剧名票刘守鹤撰,他是郴州继刘凤官之后,贡献给中国戏剧界的又一名家——戏剧史学、戏曲理论家。他祖籍桂阳县冲头村,后迁居隔壁新田县(曾属郴州),有《戏剧》、《昆曲史》、《祁阳剧》、《记滇剧三十二种》、《话剧导演管窥》等专著,《论作剧》、《伶工专记导言》、《昆曲的宫调解放》、《读伶琐记》、《论面部化妆》等宏论,与陈墨香、王瑶卿、程砚秋合作《<孔雀东南飞>说明及剧本》,为谭鑫培、程长庚等名家撰专记。


新田县邻祁阳县,刘先生详细研究了祁剧,1934年在北京《剧学月刊》推出《祁阳剧》连载,回忆祖籍地桂阳县冲头村宗庙系4百多年的明代古建,《太白醉酒》《天官赐福》《打金枝》等壁画满墙,画面展现的是祁剧排场。而从祁剧老艺人处采访到的传说、史料,佐证了祁剧与昆曲的融合关系。


如祁阳戏原本叫“唐戏”,没有昆腔;说明传承自唐代梨园。二是祁剧的祖师爷焦德,南宋时召进宫廷,会南戏;国学大师王国维考证宋徽宗时有此伶官,说明祁剧与宫廷戏剧音乐有关联。三是“乾隆年间,有一个李四仔,又名李坤山,是苏州人,他在广东吃粮当兵;后来因为厌倦当兵的生活,他开了小差,逃出营来,要回老家”;经过湘南,到一个弹腔戏班行乞,“被张管班留下,住了两三个月,教了《水漫金山寺》、《昭君出塞》、《凤仪亭梳妆掷戟》、《琴挑》等,大概有七八个戏,这就是祁阳班兼唱昆曲之始。”


桂阳县城古楼乡何氏宗祠《重修公厅碑》,记:乾隆三十六年(1771)昆曲戏班在此公演。苏昆团长顾笃璜提供的广州《外江梨园会馆碑记》,刻记着乾隆四十五年(1780)有湖南桂阳州(今郴州桂阳县)昆曲“集秀班”;而《江苏省明清以来碑刻资料选集》排在第一位的昆曲戏班,即雍正末乾隆初的苏州集秀班;《燕兰小谱》说“集秀,苏州之最著者”;说明两者相关,桂阳土昆班名很可能来自苏州昆班,传承了正宗昆腔;浑如商业品牌连锁店一样。


广州《外江梨园会馆碑记》记载的,是桂阳土昆集秀班远征南海大埠,活跃于珠江畔。广州另一《梨园会馆上会碑记》又载:乾隆五十六年桂阳集秀班再次在广州出演,同时有长沙普庆昆班。广州记录的桂阳集秀昆班前一次演出时间,在“自幼驰声两粤”的刘凤官1783年入京之前。


此外,由明代弋阳腔传入湖南,与长沙、衡阳等地民间音乐结合形成的湘剧,有高、低、昆、弹四大声腔,其中低牌子近似昆曲却大有区别、明快粗犷。大学士李东阳《燕长沙府席上作》诗,“南曲声低屡变腔”,所指明显。祁剧也和湘剧搭班演出,取长补短。 http://www.chenzhou.com.cn/


如此,祁剧、昆曲、湘剧、弹腔四者结合,散发出新奇兰香。湘南山区观众爱儒雅高亢,遂使昆曲摆正身段,扎下根须异地保藏,使祁剧、湘剧年复一年积累下数百支正、杂曲牌的昆腔。乾隆年间祁剧、湘剧、昆曲流行地郴州的刘凤官,正好浸润于这一艺术环境氛围养育生长,走南闯北蔚然而成一代戏曲巨匠! 郴州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舂江脂滑初融,问谁踏浪花中······玉杯行酒,乐听新调,唱吴侬。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杨恩寿

 

刘凤官火遍京都之时,也是地方戏勃兴、花争胜之际。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方志学者、诗人、云南禄劝知县檀萃督运滇铜进京,看到民间皮黄的演出,吟道:“丝弦竟发杂敲梆,西曲二黄纷乱忙。酒馆旗亭都走遍,更无人肯听昆腔”描述了乱腔弹腔日渐为平民欢迎的状况。


昆曲宠命优渥的局面,终于被打破。1790清廷为给乾隆帝八旬庆贺寿宫中选各地戏班进京献演。扬州“三庆”徽班入京,一炮轰响,鼓舞其他徽班陆续进京演唱。他们汲取先入京的高腔(史称京腔)、秦腔的精华,适应京城普罗大众的欣赏习惯,发挥各班演员的工夫特长,越战越强。嘉庆、道光年间,武汉地区汉调(又称楚调)艺人进京徽班徽班因此又兼习楚调之长;最终汇合昆、秦诸腔西皮、二簧奠定向京剧衍变基础,舞台斑斓,欣荣发展一方兴起,另一方则黯然。乾隆末年,过于板式化、柔婉的昆曲与富有生气的乱腔弹腔竞争,终于败下了场。同治末年徽班京班相继南下,又一回合的竞争开展,守旧的昆曲再次失利,眼睁睁看另一方气派登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这是全国的情况,在郴州尤其桂阳州,局面则恰恰相反。


皆因这里曾出了个京都梨园魁首、全国头牌名旦,刘凤官的辉煌,使南岭山水倍感荣光;即便“康乾盛世”过去,这里仍持续着昆曲的热潮红浪。崇拜自己的巨匠,奉为神圣,是一方面;由本土名人,感到本身需要提高素质充实脸面,又是一方面。看戏为当时最佳综合性娱乐,是一方面;追求文雅,从戏文和表演中知书识礼、友好睦邻,也是一方面。了解历史典故、天文地理、社会变迁,是一方面;甚至学习演员的中州韵、湖广腔,便于对外交流、来往言商,又是一方面。因此,郴桂州县城乡,大批宗祠建起戏台,而且就建进祠堂。


嘉庆三年(1789)桂阳州清河乡隔水村《宗祠碑》记“······瞻斯庙者,佥歌奕奕矣。堂之下复构一演戏台,(灿)然若元云舒霓,(巍)然若崇山崛起······斯岂徒为荆艳楚舞、吴歈越吟,翕习容裔,靡靡愔愔计哉?溯自梨园传奇后,登东歌,操南音,允阳阿,詠任,率皆别自为台,以娱视听;兹即筑于雍肃之地,昭格列祖,是听固期和平,启佑后人·····。”大意是仰望此重建宗祠,都赞叹阔大雄壮。再造一个戏台在正堂下方,粱檐崛起,美观舒展;楚南祁剧湘剧,东吴昆曲越剧都曾在此上演,难道重建戏台只考虑它们从容娴丽的展示?自从唐代梨园传奇产生后,东岳歌舞,南方戏音,上古乐曲,均形成国风各有台面;别村宗祠也各自有台。我族应请更多戏乐班子来,故选择和睦庄重的宗祠内建戏台,以戏剧、音乐崇祀先祖,启发教育后代。


看来,左右族群的,是包容开放的朴素思想。另两个关键点,是地理、交通的位置便利,传统的矿业、茶酒业及新起的盐业、烟业等经济,综合而生的资本主义萌芽,带来持续的财力保障,支撑起人们对戏剧艺术需求的愿望。


郴州、桂阳州地处湘南,东邻赣南,南界粤北,西连永州通桂林,北依本省衡阳,地当南岭要冲。历代名著名士赞语美言多多,“北瞻衡岳之秀,南直五岭之冲”“为湘楚之上游也”,“控扼交广,襟带湖湘,诚一佳郡”,“引衡岳而带九嶷······亦天下佳山水处也”,“郴阳自唐以山水名天下,有沈(佺期)杜(甫)韩(愈)柳(宗元)相继发挥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历史上,内陆中原与岭南沿海的通道在此构建,南北东西物质在此转输、集散。内陆物质通过舟船溯湘江转入其最长的支流耒水,再上溯郴江,抵达郴州民谣所吟“船到郴州止”的河街,此为航道终端,10来个盐米码头排开在河岸。南北货物在此交换,沿海从韶州翻越南岭而来的骡马队,卸下海盐、海带、海鱼、洋油、珍珠、香料等,从盐码头装上船舱运去长沙、湘潭;内陆舟船则卸下大米、桐油(造船涂料)、猪鬃、烟叶、钨砂、锡锭、铅板,在米码头装上骡马背,翻越南岭去乐昌、韶州下北江运往广州、香港。桂阳州也一样,通过舂陵江、临武县武水航运和南岭山道,下连州下广州。郴、桂骡马古道和水道,即湖广商道。郴州河街大店栈坊数十上百家,熙熙攘攘,街口一家剧场,街中一家戏院。桂阳州城至清末10几个戏台,入夜看戏者成千上万,何等热闹非凡!


地质、资源方面,郴桂位于南岭成矿带上,为世界有色金属博物馆,也是石墨之乡、稀有金属之乡。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所含核燃料、裂变剂钚,主要由郴州郴县金银寨(北湖区711矿社区)的铀矿提炼。自西汉起,就在以郴县为治所的桂阳郡设置全国唯一的金官;东汉设铁官,又出了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发明家蔡伦;晋代设管理醽醁酒的酒官;唐代于郴州设监管铸钱的桂阳监,天宝年中全国铸钱炉共99座,郴州有5座,故又设钱官。朝廷到郴州铸币,唐代第一珍“桂”字“咸通玄宝”铜钱,就出自郴州桂阳监,它吸引了世界收藏家的目光。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之为州,在岭之上,……其水土之所生,神气之所感,白金、水银、丹砂、石英、钟乳,橘柚之苞,竹箭之美,千寻之名材,不能独当也。”这是文豪韩愈数次南下粤海北归长安过郴时,恍然大悟。郴州刺史、后任宰相的李吉甫所著《元和郡县图志》记:“郴县,上。郭下。本汉旧县,项羽徙义帝之所都也。历代属桂阳郡,隋属郴州。桂阳监,在城内。每年铸钱五万贯。”《元和郡县图志》同时记载平阳县银场,“所出银至精好,俗谓之砣子银,别处莫及。亦出铜矿,供桂阳监鼓铸”。宋代桂阳监移往平阳,南宋升为桂阳军,元代与郴州一同升为路,明初均为府,1376年府改州,桂阳撤府改县复入郴州,1380年分出郴州升桂阳直隶州。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有色金属、黑色金属、稀有金属、稀土、水晶、萤石、玉石、石墨、煤炭等矿物资源,眷顾和依恋着这一方山水。郴州的郴县新塘银铜坑、汝城县延寿银坑、永兴县土富山银井、宜章县瑶岗仙钨锡坑,闪耀着神秘光亮;桂阳州的大凑山、大板源、龙冈、毛寿、九鼎、白竹、水头、石笋、大富银铜坑,临武县香花岭锡坑,烘托起“八宝之地”的美称,“八宝者,金、银、铜、铁、铅(括锌)、锡、水晶、石炭也。” http://www.chenzhou.com.cn/


这些宝物,等同硬通货币,富足了当地百姓的生活,也吸引了外埠戏班。《桂阳直隶州志》记“商贾负贩,百工众技不远数千里,蜂屯蚊聚,以备厂民之用,而优伶戏剧、奇邪淫巧,莫不因风附景。”发家之族、致富之人大小诸事,更是聘请名角、戏班,竹笛管弦,锣鼓狂欢。


明末桂王府的昆曲家班就可能这样来到桂阳。万历二十九年(1601),明神宗第七子朱常瀛封藩衡州,大兴土木建桂王府,从江浙带来昆曲戏班,王府中“笙歌之胜,不减京畿”。而后,好景不长,忽发一场大火,桂王府遭殃,人员星散,昆班部分演员乐手选择流向经济活泛的桂阳。


郴州、桂阳亦是湘南盐运通道,原来遵官府规定吃淮盐;然郴州与粤北韶州、桂阳州与粤北连州接壤,“楚民食盐”而“销引粤商”,长期处于自由贸易状况。一旦改吃粤盐,民间眼光长远者,争得官府授权,做大宗贸易赚得盆满钵满;普通人凭着湘粤古道的便当,靠单骡匹马、人力担子偷运,绕过税关,再下衡湘,去赚铜板。南岭密林山道上,“马到郴州死”的郴州民谣,就讲述了千百匹骡马累死累活驮货的情况。


推鸡公车、挑扁担的小民,赚了铜钱,抿(方言:喝)郴州老水酒、桂阳赵子龙酒,喰(方言:吃)郴州麸子鱼、桂阳坛子肉,看郴州祁剧、桂阳土昆。拥有骡马队、两头包铁皮泷船的大户,赚了光洋,在宗祠起戏台博声誉。更有甚者,南岭第二大岭骑田岭下郴县两湾峒人段文选,走上田埂,靠贩盐赢得大担箩筐银元,竟在山坡院落依地形建起雕龙镂凤的全木戏楼,外表完全看不出,客从楼下上石阶,回头一望生旦来;老小女眷足不出宅,依偎花窗品茗观剧不亦乐哉!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南岭山村的老少女眷,听得懂高雅昆曲?没错,由于“楚人强作吴歈”,吴语道白在此换成了以郴州、桂阳方言为基础的湘南官话,引起了唱腔的通俗性变化,形成“俗伶俗谱”发散泥土芬芳。苏杭商埠花街柳巷,精雕细琢唱念文采。郴桂昆班主阵地在山村乡野,百姓看重曲折剧情,习惯成自然。昆曲剧目多家底厚,数百支曲牌足够挑选。演员功夫要求严,刘翠美先生63岁可演《杀嫂》的潘金莲,又能扮《琴挑》的陈妙常,“三跳”时竟超出武松的肩膀!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桂浓郁的戏剧氛围,笼罩到晚清,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使其散了又聚、凝聚难散。那就是咸丰、同治年太平天国运动肆虐南方,曾国藩等拉起湘军顽强对抗。太平军兵出广西,先打进湘南,烧杀掳掠、不论城乡;抓人逼做役伕,屠宰猪牛羊,抢钱抢物抢粮。郴州、桂阳州农人平民纷纷躲进深山,在岭上踞险修建寨堡,或藏入岩洞高筑寨墙,哪里还有软玉温香的昆曲、吹拉弹唱的戏班?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岳麓书院出来的曾国藩等,岂容太平军践踏家园,几番恶战,终于击溃洪秀全,收拾河山,百姓生活恢复正常。获得军功、敛取财富的湘军将领,返乡可能带回时尚昆班。如同治元年(1862),曾国藩举荐湘军名将、桂阳陈士杰升任江苏按察使,因丁母忧辞官;光绪七年再升浙江巡抚,坐镇瓯甬杭,昆腔环绕身旁;他致仕返归桂阳,这有可能带回昆班。湘军里郴桂籍中下层官兵,回到家园,首要事即盖屋造房,其次游乐聚宴,请戏班助兴,也很平常。


民主革命女先烈秋瑾的父亲、浙江绍兴举人秋寿南,光绪十九年(1893)获补郴州知州,因丁父优未及就职,其后任桂阳州知州,也有可能推动桂阳土昆规模。因光绪末民国初,桂阳一带昆班达到20余个,“昆文秀班”“正昆文秀班”“老昆文秀班”“胜昆文秀班”等,都知文达秀。演出时把焦德的神像供在后台,与祁剧一脉相承;左右挂对联“文雅衣冠,当场出色;秀灵子弟,按节传神。”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不少戏台后台木板留下了毛笔粉笔的记录。临武县香花岭锡矿附近甘溪坪村,仅百余户,戏台后木板却记录“宣统二年(1910)4月11日,胜昆文秀班到此亦乐也。上年下年连演16天也。”年头年尾两请昆班,吸引周边村庄,脸面何等有光。桂阳一村戏台柱子则墨书“桐竹播元音,声声谱曲,阴阳雅调;梨园歌磨调(水磨腔,昆曲),色色演出,今古奇观。”


同治、光绪年间,曾挂衔湖北候补知府的戏剧家、长沙杨恩寿,考取举人后,受聘郴州知州的西席即家庭师爷,多次居留郴州。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杨恩寿著《坦园日记·郴游日记》中,记述州署身边人的情形,“亦欣薄醉,晚来唱昆曲,二鼓始去。”一唱竟然唱到了更鼓第二次敲响之时。更有甚者,“秋聆与亦欣角唱昆词小曲,迨寝,鸡初鸣矣。”两个青年互相角斗似地唱昆曲,看谁会的多,等到将睡时,雄鸡已唱晓。杨恩寿行舟桂阳州舂陵江,见到挂牌“红绣鞋”的歌伎船,遂写小曲“舂江脂滑初融,问谁踏浪花中······问芳名,凤头同,玉杯行酒,乐听新调,唱吴侬。”

 


“无论昆曲如何有势力,比较唐戏来,又要落后。” 郴州网

——刘守鹤


时光似剑一般无情,越接近现代,湘昆就同苏杭沪昆一样,难以为继了。《祁阳剧》指出:“无论昆曲如何有势力,比较唐戏来,又要落后。大概唐戏是‘随心令’,无非是‘坐在二堂把话讲,尊声老爷听端详’,无非是‘听一言来怒气冲,大骂贼子理不公。’而昆曲则是咬文嚼字的,所以昆曲总不如唐戏之通俗而易于普遍传习。研究昆曲的,大多是知识阶层,乡愚们是根本对之无兴趣的。在班里面,唐的是唐的一组,昆的是昆的另为一组,昆唐兼工的虽有而很少,每每是唐的人数多,昆的人数少。我们知道,唐戏到底是原始些,天籁些,昆曲是后来人雕琢出来的。”这点到了昆曲在近代竞争不过花部诸腔的穴位: 郴州网


昆曲剧本经雕琢曲高和寡,如《跪池》中“有那武姬砍树,刘氏垂帏·····看他五虎威严鬼也愁”,5句唱词6个典故;文词深遂,“听者未赌本文,无不茫然”;节奏缓讷,表演程式僵化,观众笑说等戏演完台柱子要发芽;鼎盛时期已过,又难学难教,成才慢出人少,少年不愿青春在戏班消耗;而几百出戏恢复,需要经济实力,为生存计,紧缩伶工的戏班只能以老人老戏维持,戏迷渐渐不满。到1920年代,张宏开这个当年一转身一撑篙,一颦一笑逗得观众心头乱跳的名旦,那时饰《连环记》的貂蝉;演到剧中吕布问:“青春几何呢?”台下戏迷不等张开口,就同声接上:“还要问啊,六十当三了!”这些鬼戏迷,对演员的“隐私”都清楚知晓;于是,连“吕布”也忍不住背转身偷笑······。


更主要是辛亥革命后,南北军阀混战,处于军事要冲的湖南,山水土地经常掠过硝烟刀枪,文化艺术无奈一落千丈;1929年后,湖南、郴州不见昆班,丝竹喑哑、锣鼓停当;广陵竟成绝响?


相约郴州海峡两岸昆曲交流展演
湘昆《乌石记》长沙结项 验收演出获专家赞誉
湘昆《乌石记》长沙结项验收演出获专家赞誉... “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湖南省昆剧团新编大戏《乌石记》是值得一看的,这部剧完成质...[详细]
湘昆《乌石记》全国巡演惊艳羊城戏迷
湘昆《乌石记》全国巡演惊艳羊城戏迷 8月14日晚,2017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湖南省昆剧团新编昆剧《乌石记》...[详细]
湘昆原创大戏《乌石记》长沙首演获好评
湘昆原创大戏《乌石记》长沙首演获好评 7月5日晚,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剧目——...[详细]
风雅无烟火 举投见功深
风雅无烟火举投见功深 风雅无烟火举投见功深 ——记2017湖南青年戏曲演...[详细]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2017年湖南青年戏曲演员电视大赛榜首刘瑶轩侧记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2017年... “肯吃苦,是最有用的诀窍” ——2017年湖南青年...[详细]
雷子文
雷子文 雷子文(1943—),湖南嘉禾县定理村人。 ...[详细]
罗艳
罗艳 罗艳 罗艳,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曲...[详细]